我是女演员会员版

综艺 大陆 2021

主演:刘涛  张晓龙  赵雅芝  严屹宽  郑元畅  李治廷  百克力  张铁林  张哲瀚  龚俊  包上恩  曹斐然  曹塞亚  程曼鑫  崔真真  段..  

导演:内详  

播放线路1

播放线路2

详细剧情

《我是女演员》是首档以培养下一代优质女演员的东方美学演技竞演类真人秀节目。学校由刘涛担任教导主任以及三位资深男演员严屹宽、郑元畅、李治廷担任班主任,有名礼仪指导、演员张晓龙担任节目教研组长。全网甄选27位潜力新人演员进入学院,学员们将在学院受到专业的教育,优质男演员将倾情助力学员演绎经典IP影视化片段,接受学校和市场的双重审判。最后选出一批优秀毕业生获得优酷IP剧的出演资格,其中最后冠军独享优酷IP剧女主角的奖励。

作为参与过《我是女演员》现场录制的人,最近,笔者陷入了沉思。

录制过程之中,有KOL发言机会,笔者看到几处动容之处,几次举牌想说,「你们(女演员们)真的很幸运,因为有这么多好前辈,愿意帮你们搭台、愿意带你们上路。」

我是亲眼看到,班主任们是怎么花尽功夫帮助女演员们入戏的;我也是亲眼看到,即使在镜头之外,教导团的各位老师们走下舞台之后亦在跟女演员们讲戏、复盘。

因此,我看到的,是一个非常纯粹也非常和谐的节目。

然而,我看到的节目和部分网友看到的节目,似乎是来自平行世界的两个节目——他们看到的《我是女演员》却是一个过度消费女演员的节目,甚至引发女权派观众严重不满的节目。

笔者的困惑在于——

为什么人类同样一双眼睛,我们却看到了两个世界?

有些争议不值得争议

《我是女演员》目前最大的争议点,就是上述所说的,#过度消费女演员#。

部分女权派观众表示,为什么一个女演员节目班主任都是男艺人?甚至极端的女权派观众还把节目贴上了「雌竞」这种非常不雅的标签。

但是,笔者作为从模式研发转型综艺评论,也许全球综艺模式阅片量最大的评论人之一,可以非常技术流地回答这个问题——

因为这不合理啊!

实战岀真知,学生一定是在与老师的实际搭戏中成长得最快。试想一下,如果这个节目,学员也是女生,老师也是女生,难道所有考核片段都要选择女生与女生对戏的片段吗?这不是国内剧集的主流呀!主流还是男生与女生演对手戏,那么,在对手戏的实战教学中,是不是让一个有经验的男演员老师来教女演员学生,会直截了当也立竿见影得多?更能在搭戏过程中,帮对手调戏、带对手入戏,更能达到帮助女演员成长的初衷。

我想,这应该是节目研发者最初一个非常顺畅的逻辑,所以,才有这样的一个研发思路。但是,可能节目研发者万万也没想到,时至今日还有这种男女大防的思想吧!

退一步说,男老师的设定,也只是作为三个班主任的角色,如果非要上升到男女权力结构来说,这档节目设置的这个「世界观」中,在这座「超A学院」中,赵雅芝是校长、刘涛是教导主任,然后才有身为班主任的严屹宽、郑元畅、李治廷,更是掌控全局、具有评判权威的,是女性而非男性,哪有岂谈「雌竞」呢?

相反,这个节目不是消费女演员——作为新人,没有作品、没有流量、没有光环,岂谈消费?而是在为女演员造势

这几年来,演员生态并不健康。翻翻近年《传媒1号文娱蓝皮书:人物篇》就会很明显感受到,屠榜的都是男演员,式微的则是女演员。但这也是这几年才出现的现象,90年代、00年代,女演员与男演员是相对势均力敌的。最近95后小花冒头,节目做的则是甚至00前后小花,是不是能到这一代女演员时,可以重回以前健康的行业格局,是需要有人努力、有人造势的,而《我是女演员》就属其列——

它让女演员这个群体,被发现、被看到、被重视。

所以,如果所谓女权派观众,真的想要为同为女性的女演员们好,到底应该成就这个「势」还是破坏这个「势」,这是值得放下键盘、认真斟酌的。

人类之可悲,作品之无奈,就在于作品生出来后,到底会被怎样的解读甚至误解、曲解,往往是无能为力的。

所以,1号在此,想要发出一个灵魂拷问——

传统影视批评,我们批评的总是从业者、创作者,但是,我们有没有权利批评观众?

在创作方、评论方、观众方的「三权分立」中,我们是否也能对市场评价提出质疑?

有些争议就该多争议

评论讲究公允,有些争议,我们觉得是没有必要的,有些争议,我们则觉得是很有必要的。

比如,有一个争议点,在于#飞行嘉宾成了背景板#。

这个问题,也是笔者在参与现场录制之时,就有感受到的。

在教导团里,虽然教导主任刘涛、教研组长张晓龙也各有分工,比如刘涛主要评定女演员的表现、协调教导团的意见,张晓龙主要教授女演员礼仪指导,但相对戏份足的,还是三位班主任,因为三位男老师不但会在台上跟女演员们表演,还会在台下与女演员们互动。

而更显弱势的,就是争议中的飞行嘉宾了,他们基本就助演一个即兴考核或者影视化公演舞台的片段,以及对女演员的表现做一些点评。

但是,换在另一个角度也能理解——

本来这个节目要成就的,就是新人女演员们,而这些成名艺人们篇幅是多是少,在这样一个核心准则下,并不那么重要。

之所以飞行嘉宾成背景板成为话题,可能也跟首期节目邀请张哲瀚、龚俊有所关系,《山河令》热度正高,让两位当红小生在一档节目中降低存在感,的确容易引起粉丝不满。

虽然,其间不免有粉丝情绪,但是的确也指出了节目可以优化的方向——

其实,不止是飞行嘉宾,包括教导主任刘涛、教研组长张晓龙,是不是都可以在节目中发挥更强的功能性?有更长的录制时间、更大的节目篇幅,让这些教导团成员们,都能更深度地参与到新人女演员们的成长中?目前看来,的确还是略显蜻蜓点水的。

比如,排练其间,是否飞行嘉宾可以跟着班主任一起帮助新人女演员们排戏?班主任作为对手戏演员的角度给女演员们建议,而飞行嘉宾作为旁观者前辈的角度给女演员们建议,定然是能碰撞出更多创作火花的;

又如,表演完毕,是否刘涛老师可以亲自下场打样更高级、更准确的示范表演?不只是坐在评判席间打个勾或者叉,而是把正确的或者错误的,都更具象地演绎出来?这样,新人女演员们,才会真正意义上,得到成熟女演员的手把手的教学指导。

再比如,还有一个争议点,在于#表演全程拉胯#。

虽然,全程拉垮也有一些言过其实,某些片段,比如严屹宽和乌日丽格的即兴考核、张哲瀚和徐世昕的即兴考核,都是非常出色的;但是,整体而言,确实这些新人女演员们距离能堂堂正正出道的水平还有不小距离。

不过,就像张哲瀚在节目中说的,「作为新人来说已经很厉害了,我会想到我读书时候,老师都没有给我们出过这样的难题」,笔者在现场录制时,也没有这么大戾气地站在上帝视角看待这些新人,而是换位在如果我是这些十几岁、二十出头的姑娘,我有没有可能有这么快的反应力、这么强的心理承受力?我自认做不到,便不会口出恶言。

然而,既然这些新人走上了女演员之路,无论她们的年龄、阅历、经验,她们就是要完成对得起观众的表演。就像刘涛说的,「我觉得市场当然是非常客观的,市场就是非常现实和严厉的,大家每天都在那么多的戏、那么多的演员,好不好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个节目能不能走出「大女主爽文」的套路,从三个月之初,大家觉得演技拉垮,到三个月之后,大家觉得演技大赏,其实就要看这群女演员们和这个节目主创们,够不够有心气儿了——

如果有心气儿,就该受着别人的批评、顶着外界的压力,越是不被看好越要锤炼内功,节目之外、节目之下,进行高强度的、高负荷的演技训练,才能让观众朋友们,每次打开电视、每次看到表演,都能有眼前一亮的高光、都能看到耳目一新的变化。所谓「爽文大女主」,就是开始没人看好,到慢慢有人看好,到最后甚至不看好的人都会说一句respect。

所以,这当节目到底能不能做好,笔者认为,已经不在于台前的80分钟,而是在台下的日日夜夜。

在创作方、观众方、评论方的三边格局中,其实,评论方更像是创作方与观众方之间的一座桥梁。

我们要去理解创作方的意图,也要去倾听观众方的声音,以找到一个对作品的价值、对市场的反馈,最公允的观点输出。

其实,笔者并不完全同意刘涛所说的,「我觉得市场当然是非常客观的」。事实上,市场很多时候是很主观的,甚至有些极端的键盘侠会让客观的观众群沦为沉默的大多数。无非,我们评论方要做的,就是在这些八方言路中,做一道信息的清洗、筛选,择其善则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以及,也要肃正一些不正确的、不理性的市场言论。

其实,无论作为评论者,还是创作者,都不能太自负、太封闭,不去倾听来自观众、来自市场的不同意见,这就容易固步自封;

也不能过分迷信市场,因为市场不止一种声音、一种需求,甚至同样来自市场的需求与声音彼此也是冲突的、打架的,过分迷信便会邯郸学步、迷失自我。

因此,不妨以后专业影视批评中,增加一类「观众批评」,客观评价观众意见的是非正误,好的就是好的,不好的就是不好的。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