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推的王子

日本剧 日本 2021

主演:比嘉爱未  渡边圭祐  藤冈靛  

导演:木村真人  河野圭太  倉木義典  

详细剧情

本剧女主角是少女向游戏公司的社长日高泉美(比嘉),她照着自己的梦想设计了少女游戏,一经推出就爆红。某天,一个完全是她抱负型的年下帅哥五十岚航(渡边)出于意外,突然呈现、紧紧抱住了她!可是命运般的邂逅对象却是一个性格糟糕的王子,日高泉美决议亲手将他培养成完美的恋人,由此产生的一系列故事。

有些人天生就长着一张搞笑脸。

比如车太贤

无论是《非常主播》里的花心爷爷,还是《开心家族》里的丧气失忆男子,天生搞笑脸加上生动演绎,一个小小的动作都能引人发笑。

再比如李光洙

神级综艺《running man 》中,他是搞笑担当,尽管所有人都欺负他,但他依然一如既往地用心搞笑。

于是,搞笑到表情夸张的时候,总隐约透露出一丝傻气

所以有人就说,同样搞笑的李光洙和车太贤,最适合演傻子了。

甚至有人还说,别人是“演”傻子,李光洙都不用演......

因为他看起来明明就是一个傻子啊!

(傻子本傻)

这不,在最新的电影《我的一级兄弟》中,他果然又“本色出演”了一名傻子的角色。

无论是神态、动作还是画风,妥妥一副“宛若智障”的样子。

这回,不是故意搞笑,而是他饰演的东久,的确是个先天智力障碍患者——

不认识字也不会写,记忆力很差,说起话来整个脸部神经都会跟着费劲。

在他的世界里,表达情绪的方式很简单。

开心了,就憨憨地傻笑:

耍脾气,就哐哐撞头:

但他有一项很厉害的技能——

游泳。

分分钟超越大神的速度。

而另一个主人公姜世河,则是一名残障人士。

因幼年骑脖颈时摔伤导致脊椎骨折,全身瘫痪,除了头能动,身体其他部分完全动不了,也没有知觉。

残障哥哥+智障弟弟。

这个组合,一看就是知道是走“温情感人”线路。

聪明的你,一定也猜到电影大致讲的就是这两位好兄弟历经重重困难相互扶持相依为命的故事了吧。

嗯,除了“温情”,作为天生搞笑的李光洙,搞笑元素当然少不了。

说直白些,这就是一部让你“又哭又笑”的电影呢。

故事发生在一个叫“责任之家”的福利院。

哥哥世河的母亲意外死亡,因无人照看,被亲戚抛弃在福利院。

弟弟东九从小就没了父亲,母亲因无力承担生计,所以把他放在泳池,独自偷偷离开。

同为被抛弃的人。

智商只有五岁的东九,一直满怀希望地等待被妈妈接走。

而内心成熟又脆弱的世河呢?他早已对生活失去了兴趣。

但当你想要告别这个世界时,

总有那么一个人,他会从将你从深水里拉起,并叫你一起回家。

这个人就是东九。

擅长游泳的东九把企图自杀的哥哥世河救上了岸。

这件事让世河对东九好感倍增。

从此,两人在神父的照顾下,在“责任之家”开始了如影随形的生活。

东久照顾世河的饮食起居,贴心周到:

帮他刷牙、推轮椅、带他上厕所...

甚至还要在半夜设置好闹钟,就是为了能定时给世河翻身,防止他因为无法翻身,窒息而死。

而行动不便的世河能做什么呢?

自然是承担起了“保护”东九的责任,教会东久基本的危机意识。

"迷路了该怎么办?受到美食诱惑怎么办?被人欺负怎么办...."

这对兄弟也是很有爱了。

有爱到致使观众几度落泪。

甚至泣不成声,久久无法从剧情中抽离出来。

说起韩国影视剧催泪,还真是有一手。

从早期我们看的《蓝色生死恋》《对不起,我爱你》《开心家族》,到近期的《我能说》《现在去见你》《我的一级兄弟》,每一部都能把人哭瞎。

而在这么多年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流泪生涯中,不难看出其催泪手法的进阶。

《我能说》为例。

早期韩国影视剧靠的还是“车祸癌症治不好”这样催泪的硬设置。

近来则更依靠剧情

影片前半部分,导演极力渲染了一个爱打抱不平的热血奶奶形象,其和9级公务员朴民载学英语的经历,更是让人捧腹大笑。

你会因为她的多管闲事而感到麻烦,心烦,毕竟这样的奶奶在生活中并不少见。

却也会因为她的极度认真、活到老学到老的态度而感到敬佩。

但谁能想到,抱着看喜剧电影的心态来的,这竟然是「慰安妇」题材的电影。

让人哭到崩溃的,不是奶奶的不幸遭遇被展现的时候,也不是她在法院上的控诉。

而是当这段经历被曝光,十几年的老邻居看到她就躲——

奶奶质问她,你是不想和我这样有着不堪过往的女人交朋友吗?

她说:不,是因为伤心,伤心到患感冒......

这么多年,你一个人忍受着这种伤痛回忆活得多难过啊,为什么不和我分享,难道我就这么不值得信任吗?

沉重的题材被导演处理得举重若轻,以“友谊”为切入点又能让观众获得最大的共鸣。

前半段搞笑,中间扎心,后半段又无比得燃。

这样层次分明,又讨喜的叙述,谁能不爱?

它也最大限度地吸引了年轻受众,让「慰安妇」这段悲痛的历史,被更多人知道。

说回到《我的一级兄弟》。

表达方式上,它和《我能说》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慰安妇”、“残疾人”都是特殊题材。

但导演们并没有极力渲染苦难,反而都以喜剧的方式进行了呈现。

印象最深的,就是两兄弟的神父在一对新人主持婚礼时说的一番话:

我们都是受到伤害的 懦弱的存在

经常会让他人感到失望

并且自我绝望

这时 有人接受过错并理解你的话

我们将重新振作起来并能活下去

当你独自感到痛苦时

遇到他人

就能相互扶持相互依靠

东久和世河,都是这样的特殊存在。

在旁人看来,是需要非残疾人一天24小时照料的病人。

但就是这样残缺、不完美的他们,却互相扶持着,生活地很幸福。

两个人一起读书毕业,一起长大成人。

虽没血缘,却比亲兄弟还亲。

世河会同东九说,没有他,自己哪儿也去不了。

而东九则对此深信不疑,从哥哥的身上找到了自己存在的价值。

其实。

他们没有谁更依赖谁,在长久的默契相处中,他们早就长成了共生的树,若要离开必然是伤筋动骨谁也活不好。

然而,伴随着责任之家即将被政府收回,没有足够的资金继续维系,又接连抛弃东九的母亲幡然后悔,想要接回儿子,他们的生活也变成了一团乱麻。

在费心要挽救责任之家的同时,世河还要努力的争取如何将弟弟留在自己身边。

但是单纯一如东九,他在看到和世河日渐亲密的教工将哥哥照顾得很好之后,察觉到似乎自己对于世河来说,已经并没有那么重要了。

尽管是智力缺陷的人,也能分明的感受到爱和关怀。

东九出人意料的选择了自己的母亲,因为他在渴望着爱的同时不想再体会被抛弃的感觉,他以为教工能照顾好哥哥的。

他们分开,却彼此痛苦。

对彼此来说,他们不是两个残缺的人搭伙过日子。

而是因为有对方才变成一个完整完美的人。

当东九得知哥哥的近况并不如意的时候,连与人简单的沟通都难以做好的“稚儿”却依靠着渗透进骨子里关于哥哥的记忆和习惯,一个人回到了责任之家。

也就是这一幕,李光洙难以自抑的哭泣让人数度跟着哽咽。

幸好到最后,历经波折的两人还是生活到了一起。

成为了彼此最亲的家人。

我们都曾在深夜哭泣,想要就此放弃。

但是也会因为别人的一句鼓励,一个微笑而重新燃起对生命的期待。

相信一定会有个人,正跋山涉水赶来自己的身边。

哪怕没有,身后也全是一起向明天奔跑的人。

我们每个人都不是孤岛。

他们尚在认真生活,我们更要坚强面对啊。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