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虚幻

剧情片 大陆 0

主演:张琪  丁月元  

导演:旺财  

播放线路1

详细剧情

出品单位上海电影集团公司上海电影制片厂、上海颜色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摄制单位:上海电影集团公司上海电影制片厂、上海颜色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许可证号电审数字〔2005]第035号幅别!:!.了8片长90分钟出品人:任仲伦李彦薛云高监制:许朋乐汪天云策划:张微定李民制片人:李飞叶子导演:旺财编剧:旺财剪辑:旺财摄影:柴俊华美术:卢易禧照明:刁国华录音:莫国宁化妆:沈月英服装:李秀明统筹:李飞副导演:丁大海场记:李倩摇臂摄影:方昭晖副美术:会志勇道具统筹:陆建摄影助理:杨爱军刘伟灯光助理:钱德本刁滨孔强阿申中年录音助理:陈延新道具助理:徐建黄德义孙忠建跟机员:戴照荣剧照:李建军威亚:吴双来外联制片:袁培华剧务:沈振国吕季明发电车:齐绍祥司机:周延利朱晓峰蒋俊胡厚伟特技:夏瑛三维制作:高进波音乐:吴军制片主任:周跃华张琪....肖爱梦信鹏....顾晨光恽玉纯....顾玉莲孙岚....宋汀兰丁月元....丁小慧王玮....顾帆远常云莺....胡青云韦腾峰....王胡子唐汤民....丁大伟何尔丹....范梅妹张真....小萍钱漪....瞎子金鑫....季风王骏阳....小晨光4剧情简介编辑1940年的冬天,赤板市发生了几件轰动全城的事件。一年过去了,事件恐惧的阴影还是挥之不去。赤板才子西闽先生将这几起事件编串起来成一电影剧本,全片九十分钟,由旺财导演,张琪出演片中的恐怖小说作家-肖爱红。本片中人物关系算不上复杂,但是如果加上已经死去的三位重要角色,还是要花费一番口舌才说的明白。照规矩先说男主角。他叫顾晨光,今年二十岁,据说他三岁时受过刺激,精神游离于真实和虚幻之间,坊间都说他是傻子。其实他一点不傻,他的敏感、细腻出自于他那颗佛教徒修行时,排除物欲,保持心地洁净现丝毫不受坏习惯,坏风气的影响也用来非常清洁、干净的灵魂。他一直很苦恼,因为他从来没有见过他的父母,奶奶说他们生活在遥远的地方。期待着哪天父母突然像超人一样出于意外,突然出现是他心底里的一个梦想。由此,他特别爱看超人电影,看超人在天上飞行,他有一种寻到同类的快感:这个老外也像我一样会飞。奶奶顾玉莲一手把孙子顾晨光带大,她爱他甚于自己的生命,但是不经意间她瞥向孙子一眼时漏出的一丝寒光就如放出的一柄飞刀直插人心。在那个冬天之前,祖孙俩平静地生活在一幢小楼里,至少外人看他们是平静的。下面该说肖爱红了,他是个温柔、漂亮、艺术气质浓郁、举止优雅的作家,他的内心深处时刻燃烧着火焰般的激情,这熊熊的烈火逼迫着他要割开美妙生活的表皮挖掘出隐藏的恐怖,写出最使人神魂震惊文辞优美,意境深远,使人感受极深,震动极大后常使人十分惊骇紧张到极点的恐怖小说。肖作家已经很有名气了,但是他还是因为生活中难觅极端的恐惧而心烦心事放不下,心里不快活。恐怖已经不是他的小说,而是他的生活,他比任何时候都需要恐怖的氧气让自己能够完成下一次的呼吸,不然他就会死。没有人会坐着等失败的,更何况是有名的肖作家呢?他轻松的找到了动手就可以取得极容易得到的恐怖资源,一本本文学艺术方面而言,很有才华的作品随后便像液体一样从他脑浆里泊泊的流出变成文字。可是,他还不满足!该死的人性之贪婪啊!下第一场雪的时候,肖爱红看见了顾晨光,他突然猛击了一掌那颗早已塞满了血腥死亡谋杀的脑袋:对啊,眼前现成的恐怖竟然不注意,不重视,睁着眼却没看见不理睬,看见了当作没看见!这傻子的父母十七年前双双横尸卧房,他们是怎么死的,谁是凶手?这还不够刺激吗?他兴奋的毫无次序地给书商打电话,称自己又找到了一种全新的恐怖,等着看他汹涌吓人的浪涛险恶的环境或尖锐激烈的斗争般的小说吧!打完电话,他觉得饿了,这才想起妻子胡青云不在还真不方便,肖作家叹了一口气,走进厨房。和才华四溢、潇洒漂亮的肖作家比,开馄饨店的王胡子只是一只掉了毛的麻雀。他庸俗、粗暴、好色、打老婆,但是他做的美味馄饨时刻提醒着松花街的居民们:他王胡子是他们生活中不应该被鄙视的一个角色。其实他开个小店也算是衣食无忧,可是他对女人永远高歌激昂的兴致使他陷进了很大的麻烦,他被视为两起命案的嫌疑人。肖爱红认为他试图勾引顾晨光的妈妈宋汀兰,勾引未遂便生杀机,用煤气谋杀了宋汀兰夫妇,即顾晨光的父母;再就是他老婆范梅妹煤气中毒也应该由他负责,肖爱红认为王胡子用十分巧妙的手段杀掉老婆-范梅妹,从而可以耳边无事噪聒无事打扰地去消费那些廉价的肉体。为什么肖作家盯上王胡子呢?是因为他越看顾晨光越像王胡子。如果这种相像确有血缘上的关联,那王胡子杀掉晨光父亲-顾帆远就有了伦理学上的依据。警察丁大伟最近的日子有点难过,自夏天以来的少女失踪案久侦未破,昨天又失踪了一个,已经有八个花儿似的女孩在这个城市蒸发了。全城都在谈论此事,丁大伟在承受巨大压力的同时,还心存恐惧:他的女儿丁小慧正是花季,不管怎样表示不管条件怎样变化,其结果始终不变她可不能出事。好在有肖爱红这个老朋友,女儿崇拜他,呆在家里读读他的书,不用出去满大街的乱野。丁小慧被肖爱红迷疯了,她爱他,她和他睡觉。反正肖爱红的妻子胡青云好久没在家了,她去什么地方了?傻瓜才去过问这种事。她不在,小慧正好可以大摆大摇地出入肖家,过把女主人的瘾。小慧和肖爱红缠绵的象胶和漆那样黏结感情炽烈,难舍难分夫妻恩爱,有一天,她失踪了。现在是时候说说顾晨光死去的父亲顾帆远和母亲宋汀兰的事了。晨光的父亲是个钢琴教师,他的学生少女胡青云被他人的举止言谈超逸洒脱所吸收,一丝情縤联结了两颗青春的心。顾母玉莲在为儿子奔波婚事,当像花和玉那样美好女子姿容出众的宋汀兰出现在她眼前时,老太太立即将顾家儿媳的戒指套在了宋汀兰的手指上。这一套,拆散了胡青云和顾帆远的鸳鸯梦。婚后,宋汀兰才发觉当初嫁入顾家的美妙憧憬被胡青云对顾帆远的热烈爱情击打的粉碎。胡青云每晚都来找顾帆远学琴,毫不避嫌地与帆远亲热。宋汀兰终于无法忍受,又回到了昔日恋人“表哥”身边。顾帆远对青云的热爱忽略了妻子的越轨,而顾玉莲却将一切收入眼中。一天晚上,顾玉莲跟踪了她,在现场抓住了宋汀兰和她的“表哥”,顾玉莲大怒,宋汀兰则镇定地告她准备与顾帆远离婚,因为顾帆远根本不爱她,她已经怀上了“表哥”的孩子…顾玉莲内心痛苦得象刀割一样,心中恶念顿生,她诅咒一定要让宋汀兰付出背叛的代价。事情就这么拖着了,顾晨光生了下来,妻子和母亲出于各自的考虑,谁也没有将这个孩子的来历告诉顾帆远。宋汀兰因为生产,落下了头疼病,顾玉莲借每天给宋汀兰煲中药的机会,放入微量毒药,欲杀人无痕。谁知,一场出乎意料地突然发生的煤气事故让夫妻二人双双毙命,只留下了那个非顾家血缘的顾晨光与顾玉莲互相依靠着过日子互相依靠,谁也离不开谁。肖爱红的老婆胡青云就是当初热恋着顾帆远的胡青云,顾帆远去世后,他嫁给了外地人肖爱红,过的日子也不差。这二个月街坊没见着她,肖爱红说她去美国继承遗产去了。在她走后的一个中午,肖爱红打开了妻子的笔记本,满眼隽永的文字记录了一个少女对生命中至爱的思念,文字刹那间变成了刀剑,她清清楚楚,明确无误;正大光明地写道:我要亲手杀了她,宋汀兰不得好死,她毁掉了我的一生…肖爱红因吃惊或害怕而发愣的样子!当我们的主人翁顾晨光第一次梦游进入他父母那扇关闭了十七年未曾打开的房门之后,他就生活在极度的恐惧之中。他那颗敏感、脆弱的心脏随梦境一次次的亲历父母生活过的现场,梦境中一切不确定的存在几乎让这个可怜的孩子几度恐惧的休克而亡。他看见了父亲与胡青云的缠绵,他看见了母亲与表哥的激情,他看见了父母但感情不和同做一件事而心里各有各的打算,他看见了奶奶与母亲的争吵,他看见了奶奶歹毒咒骂的嘴脸,他看见了奶奶往药罐里投放的毒药,端给妈妈,他看见了奶奶喂自己喝放了毒的中药,他看见了奶奶把他带大的艰辛,看见了奶奶为没有关好煤气造成事故导致父母死亡而内疚万分,他看见了肖爱红杀了一个又一个少女,最后是胡青云和丁小慧,以此来获取他的恐怖灵感…最后,他看见了三岁的自己,父母在楼上午睡,他在厨房玩煤气灶,打了几次火没打着,奶奶进来抱他出门,临走关好了门窗。煤气“咝咝”泄漏着…

秋樱:故事是个好故事,但没拍好。粗制滥造的观感。片尾肖爱红自导自演的剖白洗看上去像出无聊的闹剧,更破坏了故事本来的悬疑感。剧情拖沓!节奏把握的不好。
名字这么长就够:无聊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