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然与想象

剧情片 日本 2021

主演:古川琴音、涩川清彦、占部房子、中岛步、玄理、森郁月、甲斐翔真、河井青叶  

导演:滨口龙介  

播放线路1

详细剧情

影片由三个短片构成——《魔法(比魔法更不逼真)》《开着的门》《再来一次》。女性人物的多重性和镜像性是滨口之前的著作中的主题,在他的新作《偶尔与幻想》中也是如此。前作《欢乐韶光》和《晚上连着白日赶紧工作或学习》,从字面上看,颇有小说的滋味,而《偶尔与幻想》则可以说是一部短篇小说集。叙事节奏更强化了这一印象:三集,每集围绕一个女性人物展开,又分为三幕。三个短片叙述了一个料想不到,没有料到的三角恋,一场未遂的诱惑和一个因误解而相遇的故事。尽管零星,但仍保持了有机的叙事流程,乃至还强调了这一点。尽管大部分的动作都发生在一个空间里,而且只有两个演员参与,这部电影却不让人觉得像一出室内剧。这不仅仅是因为对话的原因,还在于其复杂的时空概念,最终一集几乎变成了科幻片。我们所见证的时间都与感人的普遍命运相连,以挑选,惋惜,诈骗和巧合为标志,它们是影片真实的主角。

天才是天才者的头牌通行证,平庸是平庸者的百位号码牌。天才洪尚秀毁了多少平庸青年导演们。他常让他们觉得,“哇唔,这样的电影我也能拍。”于是市面上出现了多少在小酒馆喝酒抽烟的真无聊桥段,里面黑白色的男男女女们说着大段蹩脚的台词。

滨口龙介的《偶然与想象》,初看实在非常洪尚秀,就连镜头也会突然来个zoom in。但再往下看,滨口龙介就是自己的滨口龙介。相比于洪尚秀电影中疏离于普通人群的诗人、导演、小说家的诗意失意,滨口龙介的《偶然与想象》中,是常人的支离破碎,也是一首首生活诗。

前两天的金棕榈已落幕,斯派克李的呆萌让我们深夜等奖的亚洲观众们平添了一份醒意。其中的最佳编剧奖就给了滨口龙介的新片《驾驶我的车》,知道是改编自村上春树的作品后,更是非常期待,但现在还没得看。不过几个月前,他在柏林电影节得了银熊的《偶然与想象》最近倒是可以看了。(这里感谢一位贴心网友“花生大少”,做了很棒的外挂字幕,翻译很好。)

电影的英文名叫Wheel of Fortune and Fantasy,直译为命运与幻想之轮。而译成“偶然与想象“,意境上是最好的。电影包括三个短片,故事情节上毫不相干,是三组人生。但共同点是里面都有着一股瘙痒、冲动

第一个短片,因为占有欲嫉妒心,一股冲动就跑向旧情人,质问他,声色俱厉、言辞狠毒下却构成一种情欲骤生。

第二个短片,为了自己的某种肤浅的目的,去诱惑一个事业成功却私生活干涸的天才作家。用最好的方式,在狭小枯燥的作家办公室里,只我们两个人,一字一字地朗读你芥川奖作品中最挑逗的句子。秽语、淫词。

第三个短片,一次极其荒谬错误的邂逅,勾起了一个中年妇人的心。她曾一身素衣操持在孩子和丈夫之间,竟也会在街头奔跑了。

日常中我们常有“冲”而没有“动”。脑中上演出一百场你要奔赴那个人的画面,而真实是,你睁开双眼,走向单位、走向厨房、走向家人,继续自己那百无聊赖的生活。常常生活都看不下去了,赐给你一个彩蛋,可你都不敢打开。冲之易而动之难,动起来太麻烦了,何必呢。你抖抖脑袋甩甩身子,给自己刚才脑中的悸动幻影一个撇嘴自嘲。

可是电影不,滨口龙介不,他们是来造梦的。当然了,影片这样的结构很侯麦,其中的镜头语言又很洪尚秀,包括一些臆想画面的出现。作者导演们一次次用他们的天才,那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巧妙,为我们这些平凡人打开一些偶然与想象。更巧妙的是,嗯,或者是,因为导演们的善意,在一次次冲动之后,他们不让银幕里的失意者们回归初始轨道的干涸,而是让他们沐浴到白雪,看到绿光。

《北村方向》

看《偶然与想象》,感受到滨口龙介还有和洪尚秀最大的不同是,洪尚秀往往是男性视角,《猪堕井的那天》《北村方向》等自不必多说,即使是《独自在夜晚的海边》中金敏喜展现的绝对大女主之余,你也会被酒桌上男性导演的自传性自白给强烈充斥。

《独自在夜晚的海边》

而这回滨口龙介给了非常极致的女性思维,给了日常中的平凡女性们开了一扇扇出口。每则短片的结尾,她们都穿越些了什么。她跑过人行道;她驶过隧道;她穿过天桥,拉着邂逅的陌生人的手,兴奋地告诉对方一件快乐的事,眼里全是光。在滨口龙介这里,冲动之后,她们穿过通道,一骑绝尘,而每一次的这个时候,钢琴曲就奏响了起来。

文 | 孙琛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在别处文艺志]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