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游记

海外剧 新加坡 1998

主演:马景涛  郭妃丽  郑秀珍  谢韶光  沈依灵  林湘萍  王裕香  常铖  

导演:张宝莲  

详细剧情

新加坡与中国合拍的古装神话剧,改编自中国古代传说《相传八仙过海时不用舟船,各有一套法术民间因有“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谚语后以各自拿出本领或办法,互相竞赛》与神话小说《东游记》。通天妖道破咒重生,按照天数所示,要上洞八仙归位才能抵抗妖道。东华上仙(马景涛饰)在危难之际接受任命,自愿经受劫难引导八仙归位,经过挑选,韩湘子(常铖饰)、何仙姑(郑秀珍饰)、蓝采和(沈依灵饰)、曹国舅(李海杰饰)、汉钟离(麦皓为饰)、铁拐李(林益盛饰)张果老被选成了八仙。东华上仙被贬下凡变成吕洞宾(马景涛饰),与牡丹仙子(郭妃丽饰)转世的白牡丹以及何仙姑体验了感情纠葛。小妖怪穿山甲(谢韶光饰)痴恋何仙姑,但却亦正亦邪。尚未变成韩湘子的费长房(常铖饰)忘不掉亡妻贞娘(林湘萍饰),又不测遇到了龙三公主(林湘萍饰)。应对千年情劫,八仙体验重重磨难,最后还是顺利归位,走上了除魔卫道之路。

如果在看到29集就下定论,那我就只能按童年美好回忆的观点来给三星了;可是,有幸我全看完了,毫不犹豫的四星。小时看不懂,只觉得很美好,极大满足了童年,当时只觉得穿山甲好像很痴情,爱何仙姑到疯狂,不明白他却得不到好下场;现在应该懂了,前29集都是为最后一集作铺垫。这部剧包罗万象,所有一切都包含了,看完后让我不禁对原作者和编剧很佩服。祖先的智慧加上现代的聪明,完成了它的深邃,堪称古今完美结合。前29集,要现在的我来论,一般,不过比现在的什么新红楼、新笑傲、宫等等超级脑残剧强无数倍,之所以说它一般是因为也落了俗套,剧情很不合理,混乱,人物说话也有点矫情,特别是蓝采和总是在那打快板,可能导演以为快板是他最先发现的,所以想在剧中大力运用,以得到好评。但是,这导演和编剧是有非常好节操、良心、负责、正直等等值得赞美的品质的,他们没有把商业看得很重,没有用一些现代的不合理元素迎合观众,非常理解和尊重中国的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的良好继承者(真是悲哀,竟然得靠别人来继承)。整部剧没有像现今大陆剧一样,做那种动物在大庭广众之下就会做的动作,没有耍流氓,没有不顾节操,很符合中华民族的美,没有拍得和动物一样。男的正直,女的忠贞,这才是美好的东方社会。抛开以上种种并不是本部剧的重点的东西来论真正的重点。韩湘子和龙三的孝,贞娘的爱、忠贞和刚烈,都不是重点,真相只在最后一集的两段对话:一段是穿山甲在天庭质问众仙说的那些话;第二段是何仙姑与穿山甲说的那些话。(不太清楚的可以去看看)阅剧无数,不仅这没落俗套,还如真理一样醍醐灌顶把我冷漠麻木的心灵震撼了。先说第二段,它很好的诠释了真爱,解答了我童年的疑问,也让我明白了何为真爱。“铁棒磨成针,其实不管我怎么磨,你都不会喜欢我。”“因为你磨得不是你的心,你一直认为你只是一只妖怪,没有权利,没有地位,所以我不喜欢你,你以为只要有了权利,你就能得到我,你错了,如果当初,你忍辱负重,誓为了要杀通天教主,斩妖除魔,或许我何仙姑不能不对你动情。”“你要死也要让别人一世不安,为什么我会在云霄殿上说你不配说情这个字,因为你根本不懂什么是情。你说你喜欢我,做什么事情都是为了我,你错了,你只是为了自己的快乐,其实你最爱的是你自己。”“如果说,你跟白牡丹一样,情深不悔,那我告诉你,我只尊敬白牡丹,而不是你,因为白牡丹可以求通天教主杀了洞宾,爱一个人不是占有,不是天长地久,也不是生死相处,是要让他快乐,了解他心里在想什么,这些你都做到了吗?你因为恨洞宾,为了要让他痛苦,你竟然杀了白牡丹,你明知道我跟白牡丹情同姐妹,你这样做伤了我心你知道吗?春英是为魔,是因为报仇才做魔,通天是为了名才做魔,而你呢,你口口声声是为了我,到底是为了谁?!还不是为了你自己。”这些让我瞬间领悟,现今的男欢女爱是多么虚伪,都是停留在穿山甲的程度,都是为了动物的占有而不择手段,从来不会正直,都为了自己的快乐不顾一切做一些自以为是为了对方的事,完全不管对方喜不喜欢,愿不愿意,说那种我喜欢你是我的事你管不着的自认为霸道的爱的话,众人面前下跪,不顾场合的爱你、亲热,请问一下这和动物有什么区别?既然想像动物一样随时亲热,何必进化成懂礼仪有文明的人?时尚、开放与保守、传统迂腐,如果要如此界定,我选后者。也许现今社会的人都变了,都是宁在宝马里哭也不愿在自行车上笑,为名为利为虚荣,真爱尊严自由通通可抛,这一切又是如何造成的呢?文化缺失,信仰丧失,应该太复杂了,生活在这个年代的我太局限了,无法看破其中玄机,不知道当今有人看出否?也许只得等到百年千年之后,才能由后世的人告诉我们,而我一生就只能得不到这个真理了。现在讲第一段。“大胆穿山甲,见到玉帝还不下跪?”“玉帝赏罚不公,我穿山甲不服,不跪。”“玉帝分明偏袒八仙,”“大胆,”“我还没说出理由就喊大胆,还说天有天理。”“通天说的没错,什么都是假的,何为正邪,善恶,其实很简单,就是四个字‘成王败寇’。哼,我今天落在你们手上,要杀要刮,随你们便,要我服你们,哈哈,凭什么?”“玉帝,你凭什么立下天规,说神仙不能谈情,是你逼我做妖的。”“大胆妖怪,竟敢在这此胡言乱语,神仙当然不能谈情。”“你说不可以就不可以吗?既然你们是神仙,就打开天眼,看看人间,男婚女嫁,天经地义。我问你,为什么神仙不可以成亲?为什么神仙不可以有七情六欲?我问你,这是什么天规?为什么这样岂有此理?为什么要有玉帝?为什么神仙不能自己做主?人间有皇帝专政,就弄得民不聊生,难道自己管自己不好吗?吕上仙,你也不是骂过王母,问为什么牛郎织女一年只会一次面,哼,如果天庭由我做主,韩湘子,我一定让贞娘复活过来,让你们成为神仙美眷,也让你娘跟你团聚如何!我要请问众仙,为什么对朋友之情是义,对父母之情是孝,对国君之情是忠,可是男女之情,却是孽、是罪,为什么要打入十八层地狱?为什么要为天理所不容?为什么不敢说话?怕被贬下人间,啊。什么玉帝,哼,天条,哈,全都是狗屁。”真是痛快,基本说出了我的心声,不过有句话相信是很多人都想要穿山甲说的他却没问,可能太激动忘了,(哈哈,开玩笑)就是:为什么玉帝和王母就可以谈情,为什么玉帝上朝旁边和人间皇帝一样全是女仙?(穿山甲问天结束,以下是我胡诌)难道玉帝也是三宫六院七十二妃?为什么?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玉帝太无耻了,饱汉不知饿汉饥,这就是人类的变态。一专制,有了无限制的权,就想着折磨别人,要与众不同,要有特权,其他人不能效仿,而且最可恨的是,他还要既当婊子又立牌坊,说是为公为大义为大情大爱。虚伪无比,小义小情小爱都不能满足,谈何说大爱?这就是为什么剧里面的天庭已经从盘古开天以来就有了而却还没有解决任何问题的原因,人间依然受罪,地狱依旧冤魂不断,妖魔还是千千万,那这样天庭还有存在的必要吗?还不如穿山甲所说各管各,自由发展竞争,因为这样也是一样的结果,所以这玉帝也和那人间的皇帝一样昏庸无所作为,只把自己的聪明才智和精力用在管制别人,满足自己的私欲上。最可悲的是,还是有那么多神仙甘愿当他的爪牙,死心塌地维护着他,这应该是各种神魔小说都在隐喻的,西游记,东游记,封神榜,等等,他们的作者都是大智慧的人,早就隐隐暗示这种不合理性和悲剧性,还是那句“被人卖了还在帮人数钱”。中华民族的人难道都那么贱吗,都一定要或喜欢让别人替自己做主、让别人管制自己?这种忠就那么让你我甘心情愿吗?好的影视剧就是要让人看了能有所思所想所回忆它所表达的真善美假丑恶,东游记无疑是精神好剧。可是却有无数国人总是关注演员特技什么的特别没意义的肤浅问题,能不能不要舍本逐末,你是来吃精神粮食的,就要吸收好的东西,其他一笑置之,每个人都不是完美的,都有局限性,我们要做的就是本着思考探索宽容的态度去看待,一千多年后的今天,就是圣人孔子都被我们这些凡夫俗子给批判得体无完肤,可是你敢说你比他强吗?谁都有时代局限性,我们现在认为无比正确的东西,也许在后世看来就不是真理了,或许会被说成迂腐至极,愚昧无知。看问题,应该换位思考,要让自己身处当事人的时代环境,再扪心自问。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