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晚晴天DVD版

国产剧 中国大陆 2013

主演:刘恺威  杨幂  吴建飞  樊少皇  

导演:麦贯之  

详细剧情

夏晚晴(杨幂饰)是华朗集团董事长(张晨光饰)的千金,先后遭遇了爱情和友情的双重背叛。她先遭闺蜜莱雪(梁又琳饰)陷害,唯一的知情者就是乔家大少乔津帆(刘恺威饰)。穷小子莫凌天(吴建飞饰)与晚晴相爱三年,订婚当日受莱雪挑唆抛弃晚晴而去,在莱雪感情和利益的双重诱惑下加入乔氏,充分暴露出他想上位的野心。哥哥晚阳(樊少皇饰)虽生在势利苛刻的夏家,但他祟尚自由,对做生意没什么兴趣。乔津帆是乔氏集团的唯一继承人,是个做事张扬、放纵任性,不加检点,不受约束的衣着华丽,只会吃喝玩乐,不务正业的、有钱有势人家的女弟,整日周旋在各种美女之间,唯一的嗜好就是挥霍老爸的财产,当他知道老爸欲将旧情人的私生女莱雪入驻乔府时,决心不惜一斗。在体验商业险恶和家庭变故后,乔津帆跟同样不相信爱情的夏晚晴竟在彼此身上找到了真爱,逐渐走到了一起。

“你明白吗”这句经典台词是全剧的豹尾,也是许多令观众无解的疑问。本人试做解读。

李逍遥的话是站在剑圣的对立面上,可这不代表编剧要打倒剑圣。

正相反,从前面好几集花大篇幅用尽心血精心描写的论道剧情,大家应该能感受到,编剧对剑圣这个人物的塑造是非常完满的,剑圣的形象是一个超世大境界的智者,最高的得道之人,可以说是无可辩驳,他就是全剧的哲学智慧顶点,他的言论也代表相当大部分的本剧主旨,无论是赵灵儿这样有点慧根的毛头年轻人,还是酒剑仙这样的聪明人,在剧中的思想境界表现都是被剑圣全程压制,并受后者点拨的,唯一能理解剑圣境界的青儿也是在剑圣的教诲之下得到自己的“道”,编剧的意思已经非常明显了,那就是剑圣的思想智慧无可挑剔。

但是,人活在世,思想和智慧是不是唯一能左右“人”的东西呢?当然不是,还有感情。因为人生来就是一个矛盾体,真理和智慧是人生最高的理性追求,而感情是人生无法挣脱的感性本能。也就是说,对于人生这个命题来说,不是所有的态度、思考和前进道路都能用“是不是更对”、“是不是更好”的理性标准去衡量。

青儿放弃爱情去拯救南诏国,即使子民愚昧反攻自己也无怨无悔,还献上自己的生命,何其伟大,相必看到这里,不少观众会感到钦佩,甚至会指责那些不悟大道的人境界低,比如仙三中为爱不顾一切的紫萱。

然而看到李逍遥和赵灵儿的爱情故事,李逍遥得到一切又失去一切的轰轰烈烈惨痛人生,又会有很多观众觉得和他执迷于滚滚红尘的精彩比起来,剑圣在洞房花烛之夜逃离青儿、亲自把青儿说服去南诏国当女娲后人的冷情人生毫无魅力。

在这里特别想提一下,我很吃惊地看到很多观众指责剑圣不去打拜月教主并为此恨他,大概是由于他们看到一句酒剑仙形容拜月教主法力高强的台词,为了体现拜月的厉害,这句台词大意说“拜月的法力非常高深可怕,当世恐怕只有我剑圣师兄可以匹敌”,所以观众本着调动一切戏剧资源来解决终极难题的思路,认为剑圣应该跑到南诏去打拜月教主。

那我其实感觉这种说法很奇怪:

剑圣作为大唐境内的一个隐世修仙的蜀山门派的掌门,为什么要代替女娲后人这个法力高强的、南诏国法定安全负责人的职责,去管南诏国内政问题呢?

第一,蜀山与南诏是几乎没有关系或往来的两个世界。

请注意,蜀山和南诏并不只是地理隔着远那么简单,它们是编剧设置的两个戏剧意义上的隔离空间(而且你们不能用后面已经大幅扩展的仙三、仙五游戏世界观来套在仙剑一身上,要知道那是在仙一剧情基础上为了做更多游戏和电视剧而改动扩写的后期产物,仙剑一的时候还没有这一套什么蜀山南诏互相都很熟、魔道地位不比人道低甚至有个魔尊很拉风之类的中西合璧式大杂烩世界设定)。蜀山和南诏国根本没有来往过,也互相不认识。蜀山弟子看到赵灵儿来的时候被剑圣一哄说她是妖就集体信了,跟着剑圣指挥念咒,看到露出蛇尾巴还全体大吃一惊说“真的是妖啊!”,说明蜀山跟南诏完全是两个世界,互相之间八竿子打不着。南蛮将军、皇帝这些人在自己最危难的时候也绝想不到找蜀山剑圣求助什么的,李逍遥跟赵灵儿跟剑圣只有几面之缘,在锁妖塔事件之后喜于逃开剑圣的控制,以南诏国民的身份使命感一门心思对抗拜月时,更是潜意识完全把剑圣当世外人,从来没想过任何跟蜀山有关的打boss方案(或者说根本没想起过剑圣这么个人),更别提想到请剑圣帮忙了。以上证明:编剧根本没想过让这两个隔离空间发生事件关系。剑圣这个世外高人角色在结局几集的戏剧作用只是作为对南诏国之劫的遥远观照。

第二,从传统文化的角色意义上说,剑圣是得道隐世者,世外之仙,不可当做普通的“人”看。大道无情是因为得大道者的眼光早已超越了短暂的光阴和生命。剑圣是得道隐世者、世外之仙,尘世的一切对他如过眼云烟,无论灭了一个南诏国还是崛起一个南诏国、天降洪灾还是甘霖一场,对天地来说都是道之内的自然变化,即使今天救了一个南诏国,明年还会有个北诏国,十年后还会有个东诏国,百年千年后还会有西诏国……剑圣怎么可能入世跑来参与俗世政治斗争?

第三,如果南诏国的事都让剑圣去献身了,那女娲后人林青儿和赵灵儿等人,作为法力高强的南诏国本地人(身为有奉献使命的本地守护神)的意义是什么,喊喊口号吗?如果是这样,林青儿、赵灵儿这些个角色不去承担履行本职的后果,就完全丧失自己的设定功能和戏剧意义。

第四,剑圣作为远离俗世的修仙门派之掌门,本来常年驻守在蜀山核心,能在大唐境内截住赵灵儿并锁到锁妖塔里已经是他能做的很主动的努力了,而且只要锁了赵灵儿,拜月的大清洗并重造人世的计划就间接落空,李逍遥因为“看不开恩爱”(剑圣语)非要不顾一切崩了锁妖塔救赵灵儿跑出去,你不能说人家剑圣没出手救过啊。剑圣没有出手打拜月,不代表他冷漠无情、没为挽救这件事做过主动性的努力。

剑圣这样的人太出世脱俗了,大家不理解,既羡慕不起来,也同情不起来。但是,按照电视剧的价值观,剑圣非但没有错,还完全对。

但是,剑圣很对,就意味着李逍遥这样“拒绝智慧”的人——或者说他所代表的这样一种人生意义——错吗?或者说,不值得关照吗?

对这个问题的解答,正是仙剑一的高明之处、也是悲悯之心。

“你明白吗?”当这句经典台词从面如死灰的李逍遥口中吐出的瞬间,很多有灵性的观众会瞬间感觉到,像是五辆解放卡车在心上碾过去!(摘自b站某观众弹幕)之后剑圣的仰天长叹更是加剧了这一沉痛的感觉、尽管大家并不能说清楚那是一种怎样的意蕴痛击了自己,但在这一刻,每个观众都直觉性地感受到,这似乎是某种李逍遥此举背后的“意义”对于剑圣所持“高于庸人、超凡脱俗”的“道”的哲学智慧的全面胜利,或者强势淹没。

既然前文说到,编剧肯定了剑圣的全剧最高智慧地位,那么这里所表现出的一定不是对剑圣的战胜,而是后者—— 一种淹没式的强有力的意蕴/情绪体验。

那么这句话到底什么意思,淹没剑圣的又是什么意义/情绪呢?

首先,“你明白吗?”很明显是在质问剑圣是否明白一种感受,即宿命性地失去人生的一切(所有的朋友(友情)、师徒(师生情)、爱人(爱情)等珍贵的情义寄托)后的痛,是李逍遥执迷不悟地深陷于俗世红尘中的情与爱、又经过人生大得大失之后的极痛感受(《逍遥叹》歌词可以一定程度上看做对这种极痛经过岁月经历淡化后的自嘲式的注解)。

之所以说是宿命性的,因为人生即得到恩爱又渐渐失去的过程,这是注定好的方向,这是注定好的苦难。李逍遥在前半部分剧情春风得意、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到后期痛失所有恩爱情义在人世的寄托(友人爱人等),成为独自忍受生命不能承受之重的孤独个体,他的人生无疑是被编剧按了快进键,成为消极意义上的“人生”的一个缩影或者说一个象征。

李逍遥之所以问剑圣你明白吗,是因为这种人生之痛是非亲身经历者无法透彻体会的,这是一句冰冷的的质问。同时也透露着他倔强地拒绝放下执迷去领悟“道”的态度。而剑圣见到李逍遥时颤声怜悯的“孩子”,以及听到质问之后无法答话、仰头忍泪的感慨举动,正是他也被李逍遥的无法解脱的人生痛苦感染、打动后,感到无言以对的为难、生命难以承受之重和无法言说的悲悯之情的表现。李逍遥和剑圣选择两种不同的道路,剑圣是大境界,但李逍遥作为“红尘滚滚我没看透”之人并不听服于他,与大多数普通人一样,拒绝博大的智慧和“道”,继续执迷。余杭镇李逍遥,要当天下第一大侠、要爱赵灵儿一生一世、要跟林月如吃到老玩到老、要捉弄徒弟阿七和小弟十四、要跟酒鬼师父讨尽绝世武功,从来只知道要爱,要痛快,要用力活着,可是到了结局是这么痛!即使痛,也不愿意释怀、不能释怀,也就不能不无尽地延续这种痛!

不明白“道”的李逍遥们,一生在追求恩爱时乐,失去恩爱时痛,也就注定了人生无法解脱的悲剧性,可是,我们无法指责他们愚昧或者浅薄,我们甚至难以说他们奔向这些悲剧是错误的,难以将这种容易执迷的天性确凿而冷酷地定义为一种软弱。

因为,我们都是活生生的“人”,要逃脱对恩爱的执念真的太难。

因为,我们无法不同情我们每个人自己、同情我们作为人的本性。

由此,我们无法不为李逍遥流泪、为仙剑一流泪。

李逍遥经历痛快的情义恩爱、轰轰烈烈大得大失的一生是大多数人都渴望、沉迷的,如酒剑仙所说:“在我的世界里,人应该有爱、有恨。”有人,有人性,才有这个让人又爱又痛的俗世。仙剑一的高明在于先扬大道,指明大道高于小爱,歌颂了剑圣和青儿这样超越人性的智者,但是在结局还能回归到对人性的悲悯同情。

电视剧虽然没有给出李逍遥的人生结局,但根据结局,他一定没有像剑圣那样“大彻大悟”,放下尘缘去悟“道”。他最后这句你明白吗,很明显是选择了:固执地站在剑圣的对立面。


大家品品主题曲之一的《逍遥叹》歌词

  岁月难得沉默秋风厌倦漂泊  夕阳赖着不走挂在墙头舍不得我  昔日伊人耳边话已和潮声向东流  再回首往事也随枫叶一片片落  爱已走到尽头恨也放弃承诺  命运自认幽默想法太多由不得我  壮志凌云几分愁知己难逢几人留  再回首却闻笑传醉梦中  笑谈词穷古痴今狂终成空  刀钝刃乏恩断义绝梦方破  路荒遗滩饱览足迹没人懂  多年望眼欲穿过红尘滚滚我没看透  词嘲墨尽千情万怨英杰愁  曲终人散发花鬓白红颜殁  烛残未觉与日争辉徒消瘦  当泪干血隐狂涌白雪纷飞都成空

这么颓丧的一首歌,像是一个处在青春将逝之年纪、刚有了较完整的人生阅历和对社会人生、世情冷暖的较为全面的认识,虽然热血挣扎过但事实上仍然只能面对一事无成的结局、梦想和棱角都被岁月渐渐磨光的“老青年”,回望潦倒人生时无可奈何的自嘲之语,不像是一部言情剧、偶像剧、青春片该有的主题歌……

好的,要是有这种想法,您就说对了,仙剑一根本就不是一个简单的青春偶像剧,准确地说,“青春偶像”这样的标签只是它的一个并不占据全部戏剧生命的并不唯一的创作元素,一张华丽的包装纸、一个商业卖点和一点点由编剧不经意透出的少女心的小中二小幼稚,也就是美玉之微瑕。

长期以来,我们的电视观众对这一部成分复杂的长篇电视剧整体性理解都有很大的困难,看不起它的把它当成偶像剧,看热闹的把它叫做仙侠剧,看皮毛的以为是青春片,看懂的却知道它虽然形式上存在某些幼稚化、偶像化的问题,但那些都是表象或者瑕疵,实际上,此剧的内核是非常庄重的,主旨是非常严肃的。它是用青春偶像范儿来包装了全剧,让很多看看热闹的普通观众认为它只是个偶像剧,实际上讲的却是宿命人生、大道红尘。


以下是本人一两年之前写的观后感,文笔、思维都嫌幼稚,但是挺真诚的,理也对,所以尽管看着羞耻但我还是不删了。

同样是拉一堆帅哥美女来讲故事,仙剑绝不是简单的:“爱呀恨呀、甜宠呀、虐心呀”或者“这个故事看得好爽啊”“妖艳贱货和白莲花的终极pk、撕逼大战”“里面XX人物好完美啊好想扑倒”“XX大总攻太帅了我要弯了!”……《仙剑》并没有按照“正常偶像剧的套路”来走,事实上它也不是一部“典型偶像剧”。每一个角色的小缺点、小幼稚、小性格、小成长……每一句台词、每一个笑点、每一段人物的语言肢体交流都是鲜活可感的,点到为止却有回甘,虽然背景架空,却能够让人有切身的情感体会。为什么很多人认为仙剑是一部有内涵的剧?它是把爱情的美拍了出来,把每个角色的魅力发掘出来,把青春的意气和成长拍了出来,把人生的得到与失去的无奈表达了出来(《逍遥叹》作为全剧主旨、男主角的人生叹息,对这种“美好注定要失去”的宿命感和沧桑感表达得很透彻)。仙剑给观众带来的不是“何以琛”、“白子画”之类满足女性观众欲望的商业化完美男神形象;也不是“花千骨”、“赵默笙”之类满足女性观众自我代入感的玛丽苏角色,而是一个个鲜活、灵动,和我们一样有各种优缺点,心灵纯真、青春的年轻人形象。为什么我喜欢李逍遥?现实生活中我一定绝对远离乃至讨厌这种痞气十足的调情圣手,而会倾慕那种何以琛式的人物。但是在文艺作品里,我不是来找幻想对象的,不是来找自我代入的,我是来审“美”的。我喜欢李逍遥而讨厌何以琛只有一个原因,因为李逍遥这个角色“美”,这种美是我在“何以琛”们这种干巴巴的“男神”们身上感受不到的。逍遥是“活”的,江湖夜雨一坛酒,仗剑走江湖,痴心为红颜,眼角眉梢少年意气,一举一动都是自己的意志自己的命运,这是一个活的“立”起来的角色。而“男神们”完全是女性作者的附庸,实现幻想的模板人偶,他们最大的优点或缺点永远是体现在“对女主痴不痴情”、“是不是高富帅”、“会不会撩妹”上面,没有自己的灵魂。鲁迅说,悲剧就是把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仙剑里的人、情、事……都太美好,所以这一切在失去的时候才让人心痛得难以复加。加上:对主角们奉献精神和美好心灵的歌颂、对主角们从幼稚到成熟心理成长的细致描写、对关于“爱”的纯洁、执着、幸福与痛苦的解读、对拜月执迷作恶的批判同时,竟能神来之笔一般,不忘用看起来荒诞的“地圆梗”对李逍遥等愚昧的“正义群众”进行讽刺,颇有影射人类社会发展历史的批判味道、“逍遥穿越回十年前”、“历代女娲后人注定的悲惨命运”等剧情和设定、《逍遥叹》主题曲……给全剧带来一种凄美的宿命感。对“道”的辩论那一段剧情,无论是镜头美术还是精到的台词、思辩的道家思想内涵,都是全剧的极大魅力点……把仙剑跟那些快餐式的偶像剧放在一起,我倒觉得给它掉了身价。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