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猎人2011

动漫 日本 2011

主演:潘惠美  伊濑茉莉也  泽城美雪  藤原启治  浪川大辅  宫野真守  内田直哉  山口胜平  日高法子  荒川美穗  朴璐美  大塚明夫  ..  

导演:神志那弘志  

详细剧情

小杰富力士(潘惠美配音)自幼失去双亲,由婶婶抚养长大,自由的大海和幽深的森林培养了他具备的条件特别优越,所处环境特别好的敏锐和豁达。长大后的小杰偶然得知,自己的父亲并没有死亡,并且留给了他一个任务,这个任务就是:变成“猎人”,然后找到他。“猎人”,那个时代最风光的职业,经过层层挑战千挑万选,只有最最优秀的人才能够获得猎人执照,而有了这张执照,便可以在这个凶险的世界里更自如的生存下去。为了追随父亲的脚步,小杰上路了。这一路暗礁重重,但是小杰凭借自己的本能结识了优秀的朋友,志愿变成医生的雷欧力(藤原启治配音),最后一个窟卢塔族酷拉皮卡(泽城美雪配音),还有他这辈子最重要的同伴奇犽(伊濑茉莉也配音)。此外,那宿命中的敌人们也出现了——幻影旅团。本动画为2011年MADEHOUSE公司的重制版,剧情上和旧版没有区别,但启用了全新的声优阵容,在制作上也更加的精美细致。

(注:GI篇之前看的是tv旧版,之后重制版直接从蚂蚁篇开始看,还没有补过漫画。故本文是基于旧版到GI为止+重置版蚂蚁篇和选举篇的分析,人物行为逻辑基于此。)


小杰的光

小杰到底是个怎样的人?看到蚂蚁篇之前,我想大多数人会比较一致地认同小杰是“光”一般的存在。在猎人篇和GI篇里小杰的优点尤为凸显,身边的同伴、考察者(猎人协会、揍敌客家仆、GI游戏负责人)、敌友不分明的对手(西索、GI玩家),都多少从ta们口中直接表达过对小杰的赞赏:自信、笃定、有目标感、超强的直觉、对战斗的渴望、迎难而上在战斗中快速学习成长的能力、为同伴不惜代价地战斗和付出,以及独具一格返璞归真的思维方式(大智若愚)、对人/动物天然的善意感化、不轻易评判对手、不会因为对手对自己的伤害而产生恼怒和怨恨、极强的同理心、化敌为友的能力。

后面这几点就超出大多热血漫的人设了,这几点又和他的世界观有很大关系——眼中没有绝对的善/恶/好/坏,因此有能力不评判对方、同理对方,尤其当对方是自己的对立面的时候依然能代入对方的立场(如在揍敌客家族里想见奇犽的过程中,小杰为自己不能体会到皆卜界的立场而抱歉,被卡娜莉亚单方面打了N巴掌也毫无怒意,反而很快注意到奇犽的滑板并感到对方在心底里想把奇犽当朋友)。

这种单刀直入的思维方式非常打动人。体现的正是他内心的强大。他根本不怕对手耍阴招,毫不顾忌的背后是对人心有着超强直觉的洞察力,且在周旋的过程中他坚信自己不会挂——可能深受重伤,但绝不会死。如此的信念背后是双重的强大:对自己天赋能力的自信,和对人心的信任。后者或许是他能判断得了对面的人不论是什么立场,是不是敌人,都是具有人性的人,都留有善的一面。

与弹幕里很多人的愤怒和不平相对,我认为小杰从头到尾行为逻辑是比较一致的,人设没有OOC。因为有光必有暗。


强者的傲慢

上述的“光”恰恰构成了他身为强者的傲慢——对最好的朋友奇犽,他的态度是“我可以为你付出,不计生死的付出,但你不行”,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他对自己有把握,他能抱有向死而战不惜一切代价的觉悟,但他没把握奇犽是不是也做得到。这或许是蚂蚁篇里杀彼多的时候自己一个人上,宁可透支几十年生命、不死也废却没让奇犽帮忙的原因(但不是主要原因,后面会展开讨论)。GI打排球那里可是明知奇犽手要痛残了也坚定地说“不是奇犽就不行”,那时候两人是足够默契足够信任的,同时,当时的挑战也不面临生死之险。

尽管这点可能算不上一般意义的“暗”,但这点会让他身边亲近的人受到伤害。这种伤害恐怕是最难逾越和弥合的,而且这种心理上的伤害,嗯,可以虐得人体无完肤。

混乱中立与“双重标准”

暗面另一处是他混乱中立的价值观在面临亲近信任的人受损(死亡、被玩弄)的时候他就不再能同理甚至包容对方了。这就形成了表面上的双重标准:他能对杀手出身的奇犽毫无戒备抵触之心、一上来就成了好朋友,也能在GI里痛快地打完炸弹魔之后耗费了珍贵的卡片主动为对方疗伤。在蚂蚁篇里对彼多却只有仇恨、不死不休。

如果说奇犽在遇到小杰之前的杀手生涯是不得已而为之,小杰一开始就感觉到奇犽本质里的善良(很久之后也发现事实确实如此,观众也完全理解了被大哥用念针控制的奇犽),那嵌合蚁是不是也类似?蚁王刚出生时对其母的冷血可以说令人发指、超出人类理解范畴了,和刚出生的彼多感到自己的强大、迫不及待尝试狩猎念能力者没有本质区别,然而随着剧情发展大多数观众对蚁王产生了同理心。甚至对彼多也有观众能部分同理,因为三护卫不完全是杀人机器,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保护王。如果没有后来回到凯特尸体旁的那段迟来的坦白和漫不经心悠哉的自我修复,大概不少人会觉得自从开始救小麦开始,彼多就成了绝对的弱者、毫无还手之力待宰的一方,而对之多少会闪过一点点同情。而小杰一瞬间都没有过。

所以有人会困惑——如果小杰愿意给杀害无辜的爆炸魔救伤、多少达成了一点和解,为何对彼多没有产生一丁点同情心?


蚂蚁篇的崩溃

几个原因:逻辑的崩溃、亲疏有别、强者自信的打击和负罪感。

逻辑的崩溃

首先,彼多人性的一面、被掣肘的弱点,这些只有观众看在眼里,小杰是不知道的。

在小杰的眼里所有的一切围绕一个信念和一个目标“凯特一定还活着”和“我一定会把凯特救出来”。小杰一直以来都有极好的直觉,他也非常信任自己的直觉,可以说之前的N次挑战和危险都是其直觉+信念+坚定而渡过的。而这次,小杰的直觉出错了。错的很厉害。对于一个有着极强信念感的人而言,事情没有按照自己坚信的情况来发展,是巨大的冲击,加上面对彼多这个魔鬼居然在救人——这种画面,就算死的不是凯特,他的逻辑也会面临巨大的撕裂。他会怎么想?——

眼前的猫女杀了凯特,还玩弄他,把他改造成人偶,让他的身体违背他意志地杀人。这样一个怪物,这样强大而残忍的一个怪物,此刻在救人?什么意思?你轻易地就把凯特杀了取乐,你告诉我你不得不救这个眼前的人类?什么意思?你是真的在救人还是想拖延时间?我来这里就是要杀你,马上跟我对决啊。求我再等几个小时是什么意思?为什么我要再等你?凭什么我要听你的?我不明白啊。

在这段时间他的感知力也上升了几个档次,极其专注,被奇犽劝说要冷静前后他在强制自己思考理解眼前的一切。结合理性判断,他又将一点点期望寄托在彼多上,但他的本能和直觉告诉他彼多在骗自己。由于害怕后者(凯特真的救不好了,要面临自己害死凯特的想法)和对前者的期望(万一彼多真的救了呢),所以他在50分钟里极力对抗自己的本能。他在强逼自己不崩溃。

然而,在眼睁睁看着猫女不慌不忙地修好了自己的手、冷静地说要杀自己时,他的希望被踩碎在脚底——”凯特回不来了。那你去死吧”。到这个时候,他的逻辑撕裂已经不重要了,或者说,逻辑又回到了原点,猫女不再是做着奇怪救人举动的猫女,而仅仅是那个杀了凯特并玩弄他的猫女。如此,就可以毫无顾忌地杀她了。但与最初找彼多复仇的心态有所区别在于,小杰经过这番折腾、确认了凯特的死亡和彼多的欺骗后,心中的仇恨无疑更上了一个台阶。

这里接一句,我觉得冈叔化这个动作是小杰一开始就打算好了的。如果小杰一找到彼多,当时就得知凯特无救,两人决斗,那种情况下小杰依然会冈叔化,因为不如此就打不过对方。在剧情结构上,这也是一个武力值升级大框架里的必要一环。通过冈叔化删档重练这个操作本身就与众不同,还方便引入后面潜在的其他奇遇。另外,刚好遇到至亲之人血海深仇才方便合理引入这种自毁式的操作,富坚这个设定真是符合人物逻辑。

亲疏有别

亲疏有别这个点很多人都讨论到了,这点上小杰很接近一个普通人,很真实。普通人基本上只愿意、也只有能力关心身边亲近的人,只有小说/漫画的主角和极少数现实生活中的人才做得到怜悯众生、不论亲疏都完全统一标准。这多少有点人性的无奈,同理心在不伤害“我”和“与我有深刻羁绊的人”的情况下才有余力施加。因此眼看着至亲之人被虐杀带来的切肤之痛要远比道听途说过客的遭遇深刻得多。这点不细谈。

强者自信的打击、负罪感

这两点要放在一起说。小杰作为一个有着无敌自信的强者,有两件事让他彻底受到了打击。一是他坚信“凯特还活着、等着我们去救他”这个信念出错了,二是他一直认为是由于自己的弱小才导致凯特被猫女困住了。前者导致他逻辑撕裂,后者导致他承受了无以复加的负罪感——

以前也面临过很多危险,以前我也给别人添了很多麻烦,很不好意思。他们当中很多人是我的朋友,我们互相信任,并且最终解决了一个又一个难题。但是这次不行了。我的弱小、我的不知所谓、我的自以为是、让凯特陷入了困境。这次不一样了。凯特救了我,我渡过去了,可他没渡过去。他死了。本以为会像以前一样,我遇到很多人,他们带着我,帮助着我,一步一步靠近金所在的地方。凯特是金的学生,是我身边最强的猎人,是对我很好的人,是像爸爸和哥哥一样的人。我们这次一定也能渡过难关,说不定下次就能和凯特一起见到金了。可是凯特他死了。他再也回不来了。都是因为我的自负、因为我对形势估计的错误,拖累了他,害死了他。

正因为这种负罪感,小杰有着坚定的“这件事我要自己解决”的决心。而且我认为就算没有“与你无关”那里与奇犽的冲突,小杰也是不会让奇犽插手的。他从一开始就觉得这件事是自己一个人的责任,或者说自己应该承担绝大多数责任。其实多少也有种身为主角的“觉悟”、以自我为中心的思考方式,毕竟找爸爸是自己要找的,奇犽只是跟着自己来的,如果不找金的话就不会跟着凯特,就不会连累凯特了。

(ps:换成普通角色可能很多人会觉得“太自恋”了)

(pps:这种自我中心的思考方式也是有光明有阴暗,阴暗不必说了,光明在于他会主动寻求解决之道、绝不逃避)

回到凯特身边时,他脑中两个声音打架那段也很经典。一个声音说“她不是答应救凯特的吗?凯特一定还有救的”,另一个说“彼多在骗我,都是她害的”。彼多的欺骗引起了他进一步濒临崩溃——“如果你没骗我,凯特就有救了,我就还能弥补我的过错”,以及“可是你真的就在骗我。那好吧,你必须死。我救不了凯特,我也该死。一切都结束了,就这样吧。就让我用性命为凯特报仇”。

“略微感到……被救赎了”。

小杰与奇犽

了解了小杰的性格,与奇犽的冲突和复杂的羁绊就好理解了。

“如果杀了她,凯特就无法复原了!”
“奇犽……真是好啊……能那么冷静……因为与你无关”

在这段虐心虐肺的对话中,小杰说出“与你无关”有两个原因。

失望

明面上,是一种失望——

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可是你依然不能理解我啊。奇犽,你看到眼前这一幕,你想得通吗?你大概想得通。可是我不能。被杀的是凯特,是对我而言如兄如父的人。或许对你而言凯特只是一个普通朋友吧。我知道你关心我。可是,你只关心我。你不会像我一样,你不会为了凯特而那么痛苦。所以你还那么冷静。

小杰这么想本身没有错,奇犽的确不可能像他一样对凯特被虐杀这么仇恨。他也说的很准,相比小杰关心很多人、小杰对朋友被伤害普遍比较激动,奇犽眼中几乎只有小杰。其他人被伤害也会让奇犽想报仇,但恐怕确实很难引起剧烈的情绪波动,这种情绪波动、冲动、不冷静,只对小杰有。

而小杰这句话也真的伤人至极,因为他此刻心中完全没有奇犽的存在,哪怕知道奇犽是为了守护自己的目标(最终要救活凯特),小杰心中也只有仇恨。一个只有仇恨的小杰,和一个以小杰安危和目标为重的奇犽,两人目标不可能一致,怎么能心平气和的对话。

对猫女的判断

除此之外,我认为还有一个原因,是两人对猫女的判断不同。奇犽是逻辑流,脑中迅速猜测补全了前情,推测出猫女是不得不救眼前的人类,是真的在救援。表面上看,奇犽比小杰要聪明得多,念白中观众很快知道了奇犽的推测是正确的,小杰看上去只有报仇根本想不通发生了什么。但奇犽的推测也只能到此为止,他无法预知后面猫女的行动和心中的打算。想反,小杰一边在逻辑撕裂中,一边却以惊人的直觉感到了猫女有所隐瞒。

在小杰听到奇犽劝说前后很可能他其实已经感觉到猫女此刻没有说谎、是真的在救人。但同时,他隐隐觉出猫女已经彻底毁去凯特,没留余地了。或者说,他那时候就已经感觉到,凯特不会再活过来了。

这也是为什么奇犽生气地提醒他“你忘了你最初说的话了吗?要将凯特复原的吧!给我清醒一点啊混蛋”后,他的表情并没有一般情况下会“突然惊醒、惊觉什么是最重要的事”的反应。相反,他表情继续冷漠,甚至更加冷漠,吐出一个“嗯。我已经没事了”。这就像——他早就想到了这个点,他并不是忘记了要救凯特,恰恰是看到猫女救人这一幕的时候,他已经感觉到凯特不会活过来了。所以他的愤怒和冷漠并存,死死盯着猫女,那种表情——对猫女的怀疑和直觉里觉得凯特还有机会是猫女的拖延之辞——已经远远超过了对凯特生的希望。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猫女一方面是在救人没错,另一方面也是想拖延时间,有所谋划。这在后面枭亚普夫与猫女打暗号之后小杰的敏锐怀疑有所体现。

因此,小杰已经感到“该结束了”的时候,奇犽觉得“还没结束”且注意到了旁边的小麦,这个可能的无辜者。这个差别拉开了二人。而且这不是什么可以讨论清楚的差别,猫女到底会有什么动作只能等救完小麦才知道。于是,一边在强忍恨意和负面推测,一边在理性判断局势,注定两人此时无法再对话下去了。


看的时候觉得情理之中,小杰和奇犽的反应其实都相当典型。生活中也会出现这样无奈的对话,亲密的两人之间出现被一条巨大的沟壑拉开,好像永远都填不上了似的。所幸,吵架完之后还是可以和好的哈哈。

只要还活着,“再吃一颗苹果”。

加载中...